供求信息

官气横生的学生会该吃药了

  「羊晚快评」歧视外来务工人员说到底是企业文化有问题!近日,成都某大学学生社团QQ群内,一低年级学生向社团干部询问开会时间,得到了高年级学生干部如此回答,“现在你是在叫学长?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。”

  隔着屏幕,一股浓浓的官气扑面而来,让人不得不感慨,“打官腔、亮官牌、施官威”这样的官场沉渣,什么时候在本应清朗的大学校园里甚嚣尘上了?

  上述高校QQ群事件发生后,很快有另一所高校的社团成员爆料,自己因写错部长/主席名字被要求抄写50遍、还要“开大会检查”;而另一学生把社团要求给部长/主席发“节日祝福”的消息截屏发到贴吧,被社团成员找上门要求道歉、追责。

  网上接二连三地爆出此类新闻,舆论一片抨击,甚至有网友提出“腐败干部预备队”的说法——这些人现在就已经官气十足,一旦走上官场,会将抖官威“信手捏来”,甚至将来有腐败之兆。

  让人不解的是,今天真正的官场都正在“去官气”“接地气”,但这些青春校园却为何“背道而驰”“逆流而上”?最该自由奔放的学生社团反而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猖獗,如何不让人扼腕?

  校园官气是官本位社会的折射。虽然等级制的时代已经远去,但今时社会的潜主流心理仍“以官为尊”“权力至上”。而今的大学校园早已与社会联通,大学生的心理思想尚未成熟,既有对成人世界的向往效仿,也更易被邪风侵入。有的理解上似是而非,画虎不成反类犬;有的追求精致利己主义,自我中心,虚荣跋扈;还有的尝到“权力的甜头”,助长追逐名利的隐秘欲望,学生会蜕变成为“仿真官场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文宣目前是成都市某大学院学生会的一名部长。文宣说,刚上大学时为什么想加入学生会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能快速融入集体。“加入学生会、社团是认识本班以外同学的更快途径。”快速融入集体是其中一方面,但实际上,还有一些学生认为,只要加入这些组织,评奖学金、入党、保送研究生、找工作都能受益。

  在很多学校,当上学生干部就能离老师更近一些,交流更多一些,一些只有老师能够提供的“机会”——比如就业,也更能把握一些。换句话说,在大学这个“微型社会”里,老师便是“高层”,学生干部是“中层”,只有无限接近“高层”,才能积累更多人脉、资源,为自己谋一个好出路。如此学生会成了权力场,权力则代表着资源、利益;也意味着竞争、角逐。

  之前《半月谈》专门进行了题为“抱大腿混圈子 官场陋习侵蚀部分学生组织”的调查,有的学生会招新塞“条子”,上位靠“裙带”,搞官场潜规则那一套,这样的学生干部充斥其中,“那套话术和玩法,跟官场陋习没啥区别”,难怪乌烟瘴气。

  更令人担心的是,学生里的“官气”也不只是在大学里才吹起来的,甚至从稚童就开始“发芽”。今年年初,有媒体曝出,安徽怀远县一小学副班长兼语文科代表,拥有检查作业、监督背书的权力。他多次以检查别人作业、学习进度为由,逼迫学生吃屎喝尿,收受其他学生“贿赂”几万元。他上网上学,有专门的孩子骑车接送,他要来的钱,还有专门的孩子替他保管……虽然这只是极端现象,但从另一侧面说明,反腐、反特权从娃娃抓起,真有必要。滋生官气的社会深层土壤如何改良,挑战更是艰巨。

  细数大学学生组织的罪状,还不只“耍官威”这一项。近年来,学生组织事务过多,喧宾夺主,占据学习的现象受到关注。早在多年前,光明日报就曾发表评论,列举了学生会的“三大不务正业怪象”,除了“学生干部当了‘官’”,另外两大怪象则是“进学生会学‘吃喝应酬’”和“活动丰富耽误学习”。

  “部里面有三级,部长、副部长和小干事。平时部长不能轻易见到,见面大多是组织聚餐。聚餐喝酒是必须的,女生是如此,男生更不必说。第一轮酒要干部干事一起喝,然后才是挨着敬酒,敬酒时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也要提前想好不能出错。部长说话要安静听,部长讲笑话还得一起笑……不笑?那你就是不合群。”

  文宣则是被部里面繁重的日常工作困扰。由于专业原因,文宣平时的学习任务就很繁重,但仍要抽出本就不多的空余时间去处理学生会事务。“比如说开例会,我们每一周要开一次例会,先是部长级别的例会,再是部门会议,传达学生会精神。然后每周要做周总结,每个月还有月报表,报给学校审核。有时候还要被上级强制接一些其他事情,总之就是忙不完。”

  大学学生组织“官气”现象引发热议不久,10月6日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等41所高校学生会联合发起《学生会、研究生会干部自律公约》的倡议,其中提出:“要牢记自己的首要身份是学生,牢记学生会、研究生会工作的本质是群众工作,坚决反对‘官’本位思想和作风,彼此互相帮助、平等相待,不追求头衔、不装腔作势。”四川学联执行主席姚金坤说,省学联将重点完善学生干部纪律条例,加大学生干部作风问题督导力度,接受举报机制,对被举报的学生干部进行核查,对学生干部出现的问题及时责令改正,对情节严重者发函至学校团委并建议按程序免职。

  40年前开始的中国改革,是从农村发轫的;四川闪亮全国的改革创举,也是从农村开篇的。因此,我们把40年改革开放的纪念坐标,落到了四川农村改革的两个标志地——郫县战旗村与广汉向阳镇。www.aap96.cn